忍者ブログ
Everything I fear.
[57]  [56]  [55]  [54]  [53]  [52]  [51]  [50]  [49]  [48]  [47
2017/09/21 (Thu)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2010/08/28 (Sat)
昨天夜里,梦到了久未联络,身居台湾的友人鹤。应该算是难得的美梦。梦中两个人坐拥一大堆美食,在阳光灿烂的咖啡馆中喝茶聊天。并且都是快乐的话题。
新电脑还是早点买起的好。又能见到MSN上的大家也不错。
总觉得近期还是要去一趟台湾游玩。就算是从小亲眼见证台湾政客跑来大陆搜刮的贪得无厌,留学以后又目睹台湾交换生集体偷食堂自助的面包还自得道:“我们要发扬台湾观光客精神”(这几位台湾交大留学生的事迹真是充满太多不可思议),以及种种令人失望的,意识形态的狭隘,我依然对台湾保有复杂的,但近于爱和希望的感情。有骨气的中国人早已在几千年的无数次清洗中高傲的被屠戮至近于绝灭,这种清洗,现在也似乎还在暗中继续。这也不必再指望太多。但尽管从东南沿海划小船去附近的岛屿迁居,算不得什么不得了的迁徙,原因可能也不甚光明。但祖先敢于脱离家乡去扎根陌生的岛屿,灵活性总是稍微值得期望的。国民党也算带去了当年中国大部分的文化经济白领以上阶层。本来算是把精英都集中在了一个小面积的场所——本应是可以干的更漂亮些。本应是可以保住正体字和卷走的故宫珍宝外更多的东西。本土化从来都不应该是用粗俗的大众文化来取代高端文明的借口。本应并存的东西成为矛盾,真是荒谬极了。中国的三十几个省,哪个没有方言,哪个没有自己的乡土文化氛围。把没有问题的事上升到你死我活的高度,每个名词都要煞费苦心的玩文字游戏,也真是低端的典型汉人把戏。
本应是华文精魂最后的期望之地,却成了不伦不类的尴尬局面。大概当日的精英也人为灭绝的太多,又或者自己太清高,总比不上跳梁小丑,媚外洋狗的逢源。现存的文化怪胎已经失却了自省性。又或者,无论在哪里,大多数人都是在快乐地,本能地,稍微或严重腐烂着。然后让少数人因庞大的恶臭而痛苦。这些人最终也只能不作为。
亚洲人的狡猾自私和小聪明,最终都是要毁了自己。倘如现在还不算毁的话。不然怎么轮得到世界上公认最傻的的人民称王称霸呢。这可真是千古之谜。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灯屋
HN:
胡同鳗鱼。
性別:
非公開
職業:
豚捉。
趣味:
Being SO FUCKING GAY and it hurts.
自己紹介:
“只作为世界的一部分活着,无法掌握不断颤动的宇宙万物,这就等同于死亡。”

Ooooops. Touché.
伞下
08 2017/09 10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蜜糕
[10/25 猫车包]
[10/25 蔫秋喵]
[10/24 瓦肯包]
[10/24 阿黄]
[10/14 嗞嗞包]
落木
(10/21)
(10/18)
(10/17)
(10/16)
(10/14)
象迹
pupupu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