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Everything I fear.
[53]  [52]  [51]  [50]  [49]  [48]  [47]  [46]  [45]  [44]  [43
2017/09/21 (Thu)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2010/08/21 (Sat)
今天我和张晓宇发现一家无敌的萌衫店。但是我坚决不做买情侣装这种事了。虽然我说不出“我要等着和女朋友一起买”这种话,但是我心里自有一番打算,默默地站在一边。衫店老板这样和我说:“你看起来就像从老上海的巷子里走出来的。”
……老实说,我开始没有反应过来。
所以我还以为连最近去过世博都会挂相。以至于我惊讶的什么话也没接。

我没有舍得买铁皮机器人。但我买了铁皮猩猩计算器和铁皮旋转木马。还有很多更加有用,但没那么令人心醉神迷的东西。
总算磨蹭到5点。去鬼味吃晚餐,席间张晓宇再次这样和我说:“其实如果和我妈说我就想和一个女的一起住,她也会理解的吧。”
老实说,我又没有反应过来。10年前,张晓宇就和她妈指名道姓的宣布想和我结婚了。当时我就因此爆笑了。我不觉得阿姨在理解上还有什么问题。
我现在明白了。是我的理解有问题。于是我被吓坏了。

张晓宇在七夕那天晚上,第一次看到了一颗一颗几乎不间断的流星。我第一次知道,在北京的郊区,还能这样目睹星葬的场面。我也考虑去一下……农家乐?


闷骚的物理学家Bingo从秦皇岛度完七夕回来,又抓住我,大谈她和7先生难舍难分,患得患失的感官世界。为了打断她过于细腻且间或忽然肉欲的心理活动描写,我扼要的陈述了一个结论。我真希望我的女朋友有一点点像你。但她是你的反相。
Bingo要求我具体讲述。但我无所做到。我简单的叙述了今年七夕所发生的事。
Bingo似乎很受震动。这样和我说:“Argh! That is painful! I couldn't cope with that. ouch! Oh dear. that is hurtful...how painful. i'm sorry to hear about all this. this is why i'm afraid i think. It is pain."
看起来,幸好我不是Bingo这样充满感情的女性。否则现在已经因他人的粗暴态度死去好几回。我也没有那样的能力去向他人细致具体的描述我的痛苦。我单纯的不知道那是怎样的一种程序。

今晚我第一次见到了自己的外甥女(和上周才第一次坐上家里的车一样荒唐)。遗憾的是,她是世界上看起来心情最不愉快的婴儿之一。这真奇怪。分明她的父母都是开朗愉悦的好青年。我也没有机会和我的姐姐单独说上一句话。所以在临走的时候,我的姐姐充满遗憾的对我说,你稍微记一记路吧。自己来嘛。
这完全不是我想要的见面。只要有third party加入,我就完全不想对自己喜欢的人说话的习惯,多少年好像都不会改变。



陈兔飞走了。我哭得非常伤心。



我还欠很多重要的email没有回。我真的很颓废。



从四川回来以后,有些非常重大并且可怕的事情发生了。而我只能记录一件事。因为只有一件事,我不想忘记也不想回避。
总之。我做了一切符合我个人及社会道德伦理的决定。而它的结局是,世界上再也没有可以让我哭着打电话撒娇,然后唱歌给我听的那个人了。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灯屋
HN:
胡同鳗鱼。
性別:
非公開
職業:
豚捉。
趣味:
Being SO FUCKING GAY and it hurts.
自己紹介:
“只作为世界的一部分活着,无法掌握不断颤动的宇宙万物,这就等同于死亡。”

Ooooops. Touché.
伞下
08 2017/09 10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蜜糕
[10/25 猫车包]
[10/25 蔫秋喵]
[10/24 瓦肯包]
[10/24 阿黄]
[10/14 嗞嗞包]
落木
(10/21)
(10/18)
(10/17)
(10/16)
(10/14)
象迹
pupupu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