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Everything I fear.
[54]  [53]  [52]  [51]  [50]  [49]  [48]  [47]  [46]  [45]  [44
2017/12/18 (Mon)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2010/08/25 (Wed)

其实每天看着手机,我的心里都很明白。我只想做你的小熊猫。而世界上不会有比那更幸福的事。除此之外,甚至不会有能稍微接近那种幸福的事。
但是不可能了吧。
那一天深夜在我睡着的时候给我下载桌面的你在想什么呢。我也不会知道了。
一想到你也许比我逼迫自己认为的更爱我。我就非常,非常想哭。
但是你不会知道了。





我并不思念北欧。但我思念我的移动硬盘和桑拿。特别是后者。
好吧,我还有点思念坦佩雷的kebab。

北京的秋天来了。夜间身着不得体的服装坐在窗口会觉得有些冷。秋天特有的风让我想起月饼。贵友大厦和航同学。
我要是再为了图省事去二炮医院看病,我就是吉娃娃。实际上接受了这么多次教训我还是偷懒,足以证明我差不多就是吉娃娃的智商。
推论-->挂号排队这件事体现出医院这东西确实是一分钟一分货的。二炮嘛就还有这样的中年女病人,坚持在根本没人排队的情况下用男性的挂号条企图突破入内且坚定的往死里为难小护士。
没上学的时候国内有出一套日本出的包含如何给松鼠制作抽水马桶并训练其使用的百科全书。里面图文并茂地展示了牙不好导致的各个器官重大问题。我当时认为是耸人听闻。20年后我差点死在口腔科证明了日本人是对的。

100%的石榴汁其实不好喝。

我对Kuz小姐非常不满。不满到我因此简直想明天去看心理医生——我认为负面情绪最好是对着心理医生说。他们拿钱就是为了干这。没有第二好的人选。blog不是人。
我觉得洋鬼子有必要了解到一件事。当他们在中国,特别是中国北部每月拿1万2工资的时候,最好不要不停的说:“我付不起打车费。”“xx太贵了。”“我只喝免费的鸡尾酒”,或为了给一百多的东西节约10块钱左右让我从免税店给大老远的带化妆品——我肯定不管好吗。甚至还为了害怕AA的时候要多付几块钱不允许我要个宫保鸡丁。并且我坚持要了以后一口都不吃避免付账。我的对策就是像一个正常的中国人一样——平静的请客。因为英国人是不会和你打起来抢付帐的。轻松买单无压力。

我当然不好代表谁。但是就我个人的观察来说,最好不要在北京人(和或许其他一些省份的人)面前显得太在意钱。因为下场只有两个:
1、被看不起。有钱还哭穷就像小丑一样。
2、被看不起。没钱就去赚。只会抱怨东西太贵是最无能的人。

鉴于我也在这个环境下生长,我的朋友也都是地地道道的土著居民,所以以上对我特别适用。对抠门的外国人我通常会直接反唇相讥,对有些特别在意小钱的华人同胞,我虽然只好忍着不说话,但是我心里真是鄙视透了。我希望我在说谁谁心里清楚。我的忍耐再橡皮筋也是有限。我肯定无法爱我看不起的人。谁都一样。

===================================
Nier。强制四周目……最后觉得小白真是爱错人。大叔眼光好烂。
B33萌到我呆傻。玩了这么多年游戏第二次遇到舍不得下手的敌人。也是第二次玩游戏的时候哭出来。

eoe玩到中段感到太鸡肋。需要刷东西+升级的游戏我全都会毫不犹豫的弃。明天打算删除给刺客信条让路。

CA第二季早早确定。GJ DPD!明天才是本周特工日但我已经迫不及待看了片断。阿三微妙了。他怎么认得出闺蜜的前女友……这两人到底是纠结了多久……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灯屋
HN:
胡同鳗鱼。
性別:
非公開
職業:
豚捉。
趣味:
Being SO FUCKING GAY and it hurts.
自己紹介:
“只作为世界的一部分活着,无法掌握不断颤动的宇宙万物,这就等同于死亡。”

Ooooops. Touché.
伞下
11 2017/12 0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蜜糕
[10/25 猫车包]
[10/25 蔫秋喵]
[10/24 瓦肯包]
[10/24 阿黄]
[10/14 嗞嗞包]
落木
(10/21)
(10/18)
(10/17)
(10/16)
(10/14)
象迹
pupupu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