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Everything I fear.
[56]  [55]  [54]  [53]  [52]  [51]  [50]  [49]  [48]  [47]  [46
2017/09/21 (Thu)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2010/08/28 (Sat)

我是总喜欢把一切准备预先准备好的人。特别是现在的状况,各国的天灾人祸都忽然多了起来。自身内部的疾病也恶化很快,虽然还没决定什么时候去立公证,但是总觉得,就算运气好,有个临终交代遗言的机会,那恐怕也有意气用事或考虑不足的嫌疑。更何况我忽然发现,在我认识的已故的人中,竟然没有一个事先留下一纸理性的文书。并且也没有一个在弥留的时候说出什么意味深长的话语——可见在临死的时候留下名言,乃是伟人的专利。平凡人到了那种时候,就算意识尚还清醒,也大抵是灯枯油尽,疲惫不堪,说不出话了。
不过,人都要死了,身外之物怎样分配,大概很多人也不会去计较。

我是时常会想,我的书想要留给西傻。当然不是要人家全都搬走。她选一选就好。但是这次回来,我的藏书都被父母尽数扔掉。这唯一坚定的分配信念也就几乎落空。至少我收藏的蚀刻画和她所喜欢的伦勃朗,都保护住留给她是可以做到的。

各样的收藏,到时候叫我亲近的几个朋友来一同挑选也就行了。从前的收藏,总之也都被父母扔掉了。这真让人沮丧。倘如没有法律效率的文书,我如果在父母之前死去,东西一定被彻底清除出去——真是怪可惜的。很多世界上独一无二的精巧手工艺品就这样消失了。

存款还是最难办的。大家工资都很高,谁也不缺钱。也不认识什么正欲举大事的人。我的父母已经在拼命发愁钱花不完。我也没有兴趣捐助不认识的人,更何况彻底的看不到善行的结果,就更没有行善的必要了。我不加入任何团体和组织,更没有主张和主义。因此也无法充公来实现政治和艺术上的理想。

也许会拿来收买刺客。在死前看到自己所讨厌的人的死也不错。虽然这种事总是自己动手来得最爽。反正都要死了,自己去做就好了嘛。这也很为难。
拿来旅行的话,恐怕去不完那么多地方,就已经提前死掉了。这也很可悲。这件事还要细想想。可以分成几笔来用在不同的事上……但是把遗书搞得好像项目策划案一样也很别扭。也说不定是拖了很久病死的,钱早就用完了。也许还会负债……

想着这样费脑子的事情,就不由得想吃简单水煮的蛤蜊。
世界上虽然有惧怕鱼或虾的人,害怕贝的人大概比较少吧。我没有在潜水的时候见到过游泳的贝。见到的话肯定也要吓一跳。小时候在电视上看到的时候就被那侵略性的泳姿吓坏了。
但是,贝肉性感无比的事情,倒也是公认。我是看着煮好的贝肉就能想入非非好久的人。考虑贝类的性暗示虽然毫无实际意义,但比起考虑遗书的方方面面快活多了。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灯屋
HN:
胡同鳗鱼。
性別:
非公開
職業:
豚捉。
趣味:
Being SO FUCKING GAY and it hurts.
自己紹介:
“只作为世界的一部分活着,无法掌握不断颤动的宇宙万物,这就等同于死亡。”

Ooooops. Touché.
伞下
08 2017/09 10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蜜糕
[10/25 猫车包]
[10/25 蔫秋喵]
[10/24 瓦肯包]
[10/24 阿黄]
[10/14 嗞嗞包]
落木
(10/21)
(10/18)
(10/17)
(10/16)
(10/14)
象迹
pupupu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