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Everything I fear.
[50]  [49]  [48]  [47]  [46]  [45]  [44]  [43]  [42]  [41]  [40
2017/09/21 (Thu)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2010/08/11 (Wed)
在最近一百天内我了解到几件实用性的事。

绝不要和不喜欢的人一起去旅行。因为百分之百会end up badly。当然,信息不对称的我单纯的非常倒霉。
永远不要让别人来策划你的旅行。
耍都是存在的。不能因为成都人都否认它就认为它是虚构的。
在中国大陆,40岁以上的汉族人说绝好普通话的机会是较小的。我早该在第一次看领导人上新闻联播的时候就意识到这一点。
野生动物和家养宠物一样,有见人就躲的,也有迎宾型和人来疯。
今年坐汽车去九寨沟比过去多花一倍以上的时间。所以不要坐汽车。也不要相信“路上可以看风景”这样愚蠢的说辞。除非你想听多几个地震凄惨故事。
我终于理解到我的父亲存在的意义就是持续,恒定,无时不刻的否定我的一切,籍由他的愚昧令我愉快的认识到我被否定的每一点多么值得骄傲。遗憾的是我没有早一点认识到这一点。
在西藏,开公厕是最赚钱的营生。
希腊人,和海南人一样喜欢吃海胆的生殖器。但由尺寸来看他们的海胆似乎不会有太愉快的性生活。
以前我不知道我这么讨厌别人逼我回邮件。所以我的邮箱炸了。
我对船模的忠诚度一向是绝对的……大概有20年。但我现在正式的……渴望一个更大的带真的马达的直升飞机。大到让所有信息产O部的前同事都嫉妒。
弗兰兹·卡夫卡是一个真正的画家。虽然他的涂鸦被公之于众以后,他肯定在天堂的某个角落羞涩的把脸埋进膝盖里了。如果他之前还没有这么做的话。
我的心和《丰乳肥臀》主人公同在。这也是我早在15年前就应该意识到的事。甚或更早,在我还是婴幼儿的时候要求触摸母亲的乳房却被拒绝的时候就应该意识到的事。我天生就热爱那个世界上最温暖柔软性感的地方。我从来没有以对待母亲的眼光看待过它的存在,即使在那个时候。我对此保有无比清晰的记忆。我的母亲想必也本能的察觉了那只年幼的野兽渴望的目光。那是我永远想要拥有的东西。我曾经从夫人那里得到过它们,又失去了。我不惜一切代价想再次从谁那里得到。紧紧地握在手里。
即使被认为是偏执狂也无所谓。只想再听到一次“都是你的。永远是你的”。
哪怕立即死去也想要。哪怕必须杀死谁也想要。

最后一件事。
我终于了解到没有例外,我希望世界上所有的男性都痛苦的死去。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灯屋
HN:
胡同鳗鱼。
性別:
非公開
職業:
豚捉。
趣味:
Being SO FUCKING GAY and it hurts.
自己紹介:
“只作为世界的一部分活着,无法掌握不断颤动的宇宙万物,这就等同于死亡。”

Ooooops. Touché.
伞下
08 2017/09 10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蜜糕
[10/25 猫车包]
[10/25 蔫秋喵]
[10/24 瓦肯包]
[10/24 阿黄]
[10/14 嗞嗞包]
落木
(10/21)
(10/18)
(10/17)
(10/16)
(10/14)
象迹
pupupu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