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Everything I fear.
[63]  [62]  [61]  [60]  [59]  [58]  [57]  [56]  [55]  [54]  [53
2017/09/21 (Thu)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2010/09/01 (Wed)

从我第一次看到Sebastian Flyte,我就知道那是我的未来。或者我早已不知不觉地沦落为他。总而言之,今日我意识到时,细胞和命运已经同他重合。
我有一只更可爱的熊,不代表我将比他更多一丝希望。

-------------------------------------------------


我不认识自己的左邻右舍。十几年来,一次都没有见过。但我听到邻居中有人不舍昼夜的殴打自己的狗,也有人不舍昼夜的用笛子吹奏《渴望》和《便衣警察》的主题曲——我有20年没听过这些旋律了。而楼下不时传来可笑的吆喝。比如用Rap的节奏录制播放的“酱豆腐——臭豆腐——加点韭菜花、加点胡椒面、加点豆腐脑、加点小白菜……”和令人不寒而栗的,毫无感情色彩的“头——发。收——头——发。收长头发。”是有人会在家预备着一堆头发随时等人来收?还是听到这样的叫卖会欣然的跑出去等着给剪一刀……就如同附近间或还传来鸡叫——到底为何会有人在市中心养一只公鸡,我一点也闹不明白。如果是母鸡我倒是没什么好说。

我之前列出的待办事宜,实际上已经完成了几项。但是最难的果然还是写email。
而且电脑不给力,噪音巨大,也没有心情诚挚的应答各方面殷切的期待。反正已经耗了这么久(1-3个月),脸皮也相应的厚了起来。想着如果对方已经认为我是忘恩负义,神经质,不讲信用就失踪的人,或者认为被我讨厌了,那我干脆也用不着再敷衍。
我确实不愿意再和芬兰有任何联系。老实说就是这样。我不回头看已经消亡的生活。

我想在幼鹿回来之前杀死更多的麻烦。也肯定会在过程中给自己找来新的麻烦。活着好像就是这么回事。

==============================
我讨厌新的一集CA。但是我爱Joan女王。

Patrik 1,5意外的是个好片。怎么说。真是各种挪威……不过就算是最自以为是的挪威,也很难置信官僚机构会公然歧视同志家庭就是了。
如果不是两小时前发生的事,我会被结局治愈的。
但是现在我就只能认为那是童话故事。
我得时刻提醒自己,没有任何事可以重新开始。有时候真是很不甘心,但客观事实是破镜重圆了也变不成新镜。擦掉的口红不能再抹上新的嘴唇。不甘心也没用。世界上几乎全部重要的选择,都只有一次机会。
而我选错了最重要的那个。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灯屋
HN:
胡同鳗鱼。
性別:
非公開
職業:
豚捉。
趣味:
Being SO FUCKING GAY and it hurts.
自己紹介:
“只作为世界的一部分活着,无法掌握不断颤动的宇宙万物,这就等同于死亡。”

Ooooops. Touché.
伞下
08 2017/09 10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蜜糕
[10/25 猫车包]
[10/25 蔫秋喵]
[10/24 瓦肯包]
[10/24 阿黄]
[10/14 嗞嗞包]
落木
(10/21)
(10/18)
(10/17)
(10/16)
(10/14)
象迹
pupupu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