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Everything I fear.
[94]  [93]  [91]  [90]  [89]  [88]  [87]  [86]  [85]  [84]  [83
2017/09/21 (Thu)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2010/10/09 (Sat)
虽然我这十几年都是宣称独钟马老板一个老生……那是因为我觉得李少春这种不世出的全才已经不能贴任何标签。



“有一次少春趁人不注意扔过来一个纸团,写着:‘三哥,咱们犯的什么罪?’我写了四个字又扔给他:‘体验生活’。”



这就是传说中的性格决定命运吗。唉。

——看袁世海的回忆录,他一辈子感情最深的人大概就是李少春了吧。
满篇都是喜欢。满篇都是细节。满篇都是舍不得。他大概真能记起少春的每一句话吧。

-------------------------------

“你是哥哥,少春十九。过来,哥俩见个礼!”少春靠近一步,笑着和我点点头。

“就叫他三哥吧。”李华亭插言。

“三哥!”
--------------------------------


       大家曾评论,少春的画是:工笔细致,清新淡雅,酷似一“生”;我的画是:写意粗犷,色如泼出,俨然一“净”。想来,倒也颇有情趣。
  我简略地看过画后,在迎门的大靠山镜前面停住了。对着它出“神”,亮几个幅度较小的姿势,自我欣赏一番。
  有人送来茶水,我俩都回到椅子上,端起茶杯,各自喝着。
  “三哥,您休息好了吗?”少春问我。
  “不错,白天睡了个香香的午觉。我出科时,搭尚先生的班社,经常夜里通宵排戏,问题不大。你呢?”
  “白天背背词,准备,准备。晚饭后,眯了一会儿,也没睡实。”
  “看你这精神劲儿,可不象没睡的。”
  “当然,当然。”少春笑着点头回答。看得出来,少春是在尽力抑制着内心的激动,但无论是从他那闪烁的目光,还是微微上提的嘴角,都流露出无比喜悦之情。别看少春在舞台上喜、怒、哀、乐的面部表情那么鲜明,平时却是寡言持重,经常是板板的一副面孔,叶盛章师兄曾给他起了个绰号叫“冷面”。可是,这天他的话格外多。

-----------------------------------------

(翁遇虹:《我与李少春》)他说:"区区小事,有什么说不开的,三哥(指世海)是个热情直爽的人,我们一见面,就会雪释冰消了。"我说:"既然如此,何不今天就去会面,我愿做《将相和》中的虞卿。"少春欣然,说了声:"如此,虞大夫请!" 我们同到西草厂袁宅,世海迎于门外。一位蔺相如,一位廉颇,对坐在沙发上,四目相瞠,足有十分钟的工夫,相对无言。只见少春滴下泪来,世海也泪噙眼内,我心想:是火候了!开口说:"你们二位,和则双美,离则双伤,有什么说不开的,今天当着我,说个痛快!"世海终于也流下了眼泪,说道:"有什么说的?一句话,明天排戏,《将相和》!" 

 

……真温暖。为什么那时候的人都这么纯净啦……




要说于魁智和他相似的地方就是所谓的天才优等生气质吧。但是李少春的眉眼确实看起来就隐含着悲哀的命运。袁世海则一看就是那种会快乐的活过长长的一辈子,写回忆录记下许许多多已经离去的人的幸运儿。

那个时代我喜欢的所有文艺人士,一个也没少,全都以各种最悲惨的方式死于1966-1976年。



“三哥,咱们犯的什么罪?”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灯屋
HN:
胡同鳗鱼。
性別:
非公開
職業:
豚捉。
趣味:
Being SO FUCKING GAY and it hurts.
自己紹介:
“只作为世界的一部分活着,无法掌握不断颤动的宇宙万物,这就等同于死亡。”

Ooooops. Touché.
伞下
08 2017/09 10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蜜糕
[10/25 猫车包]
[10/25 蔫秋喵]
[10/24 瓦肯包]
[10/24 阿黄]
[10/14 嗞嗞包]
落木
(10/21)
(10/18)
(10/17)
(10/16)
(10/14)
象迹
pupupu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