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Everything I fear.
[1]  [2]  [3]  [4]  [5]  [6]  [7]  [8
2020/04/04 (Sat)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2010/10/06 (Wed)
先记录一下昨天的好莱坞音乐会。这是怎么回事,音乐厅现在也没有报幕的了?大屏幕也不知道给打个电影片名?而且放的电影片段和预告的完全不一样?!?!有的我现在都不知道是神马电影。
广播交响的演奏……弦乐还算smooth。但铜管就差点意思。这可是好莱坞大片的音乐会,铜管是最突出的好吗。萨克斯独奏的爷爷很萌可是他吹得我就觉得不怎么样。但他在《与狼共舞》里吹口琴的表现就很完美。
SW演了两遍……能分给ST一点机会吗。。。。。。ST的theme也相当牛B啊。
我从一开始就激动地颤抖起来努力忍耐流泪。
只有在乐团里我才总是能找到自己的位置。那种感觉再安详不过。而我不再有一把椅子了。我多怀念满心信任的仰视着面前指挥的年代。

=================================
今天第一天学车。我很喜欢在驾校里走来走去的大群青年孔雀。它们性感得不可方物,绚丽的羽翼漫不经心的掠过我的小腿。我还想拍拍小池塘里的黑天鹅的头。野鸭们都很肥胖。它们和锦鲤和平共处(可能是怕噎到)。行走的乳鸽们都非常甘美的样子。
学车本身没什么好说。编写交规教材的人语文很差。制作动态课件的人逻辑很糟。
PR
2010/10/04 (Mon)

最近的困扰还是汇率和投资。
寝食不安。

过去从没有觉得房颤是个值得注意到的问题。但一天发作十次以上还是很耽误事。
低烧半个多月也很耽误事。
------------------------------------------------------------------------------------
要告白什么的就直接来吧。不要再经过凌晨的3个小时中途转换四种语言的严肃讨论后忽然宣布:“其实我只想告诉你我爱你,我为什么要费那么多事。”
我也很想知道为什么要费那么多事。我像个gynoid一样哑口无言的当机了。
------------------------------------------------------------------------------------
馒头302:狐狸的遥控飞机和小红送我的一样。哈哈哈好得意啦。
除了死老婆之外就没别的事能虐到他了吗。换一手好吗。
越来越爱Lisbon。
Les passagers:看不下去。完全的。
Soldier's Girl:我听说这个伪娘后来都演硬汉……他的胸我实在看不出来是怎么弄上去的。
这片其实拍得不错伪娘演的也牛B。但血腥场面实在会做恶梦……

2010/10/03 (Sun)

“Inhabitants of foreign planets, ‘intelligent’ beings, humanoid or of various mythic makes, have one remarkable trait in common: their intimate structure is never depicted.”

—Vladimir Nabokov, “Lance” (1952)

1952年的时候可能是没有。
现在可多了去了。
感谢Gene大神带给世界腐女一个前人未至的领域。以及我非得依据瓦肯名誉法把Lain子给捶一顿不可。

===================================================
 

想不到,现在还有人能一句话伤到我的心。我差点以为我的心都被虫吃了。
其实想想实在是荒唐可笑。我周围不会有另一个人会皱着眉对我说:“快点干活,别像个病人似的。”
不就好像对着摔折了腿坐在轮椅上的人吆喝:“赶紧跑起来,别像腿断了似的”一样可笑吗。

这个可笑的人就是我的母亲。
2010/10/02 (Sat)
我这辈子大概只和一个女朋友高调过。高调到我的直人朋友都知道我爱我的女朋友然后我的女朋友叫小纯。
我想如果我今后还要再这么堂堂正正的话我也不可能和别的人做到。
完全信任对方,拥有不会有人开着军舰过来和我争的岛屿主权。我喜欢那样。
我就是你的。你就是我的。没有废话可说。没有人能置喙。没有人能分一杯羹。连朋友都要靠一边站看着点眼色。
(老肉桂说我鸭霸)
(可我就是希望自己的宇宙里只剩下一个活着的人)
2010/10/02 (Sat)

今天白天都表现正常。但家族聚会还是无意识的积累了很多压力。虽然小弟像他小时候一样傻乎乎的给我看小女朋友的照片很治愈。老三也变成了和我一样的团购爱好者……现在谁又不是呢。
最喜欢的鞋城消失了。非常瘪。只好一直穿着凉鞋。
家门口的小河里又淹死了人。我非常害怕。自从三峡那件事之后,这种直观的刺激对我是压倒性的。
在极度不安的情况下在餐桌上因关键词“论文”情绪失控。再次进入“不能好好念书我还配做什么”MODE。不理生人。
-------------------------------------------------------------

如龙 黑豹:……把桐生兄还给我。这个长毛小哥退货不要。

刺客信条·血系:大家和建模也长得太像……我看得好伤心。游戏里爸爸死的时候我就很心碎了。最怕这种袁崇焕故事。
Ezio其实应该是金发美少年吗。cos先人的时候可以不老是换成主角那张脸吗……我已经受够了他的脸和嘴上的糟心伤疤。


Walk on Water:吐槽的闷骚刺客真可爱……德国好青年最后太美太给力了。我还想再看一遍。

Quemar las naves:就没见过感觉这么恶心的主角!其他演员都不错。小姐姐演的最好。

Mine Vaganti:兄弟线没有我预想的可笑。奶奶线也没有我预想的感人。

Do comeco ao fim:看到哥俩长大我就不想看了。难道我其实是正太控?

CM:我弃很久了但是看着中文没反应过来把它当成馒头下错了也就只好看看。。。结果看到JJ离开剧组。
看到最后姑娘们真实的眼泪我哭了呢。人家演员很不容易啊刚生了孩子减到这么瘦就因为莫名其妙的原因被开除。编剧导演就根本没给过这个角色发挥性格的机会好吧。即使如此还是有8万多观众在签名要求留住她。
最后一集的JJ和以前很不相同。她已经是个坚定凌厉的母亲了。
愤怒又平静的母亲。
灯屋
HN:
胡同鳗鱼。
性別:
非公開
職業:
豚捉。
趣味:
Being SO FUCKING GAY and it hurts.
自己紹介:
“只作为世界的一部分活着,无法掌握不断颤动的宇宙万物,这就等同于死亡。”

Ooooops. Touché.
伞下
03 2020/04 05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蜜糕
[10/25 猫车包]
[10/25 蔫秋喵]
[10/24 瓦肯包]
[10/24 阿黄]
[10/14 嗞嗞包]
落木
(10/21)
(10/18)
(10/17)
(10/16)
(10/14)
象迹
pupupu
忍者ブログ [PR]